肇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www.zqskl.cn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分析

统一俄罗斯党形成过程浅析

时间:2011-08-10 10:30:41 来源:《西伯利亚研究》2011年第1期

  摘要:统一俄罗斯党作为俄罗斯政治舞台上最具影响的政治力量之一,在普京总统任期内是亲总统的政权党。随着普京任总理并公开宣布担任党的主席,统一俄罗斯党进入新的发展时期。统一俄罗斯党的成立见证了“统一”与“祖国—全俄罗斯”两大杜马选举团关系的重大转变:由选举前的对立转变为选举后的统一。该党的成立是总统选举前国内政治形势的体现,是杜马选举中两大政治势力角力的产物,是普京任总统后多股政治力量联盟的结果。
  关键词:俄罗斯;统一俄罗斯党;统一党;祖国—全俄罗斯
  中图分类号:D751.26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0961(2011)01-0035-07
  基金项目:北京外国语大学学生创新项目(2009JX005)
  作者简介:官晓萌(1984-),女,北京人,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当代俄罗斯社会与文化研究。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苏联解体,苏联时期的一党制转变为多党制政治体制。俄罗斯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代表不同政治倾向的社会政治党派和运动,然而随着普京两个任期内通过法律、行政手段对政党数量、规模、建设进行规范,对于参与杜马选举的政党引入限制,俄政党数量减少并且趋于稳定。目前,在司法部注册的政党有七个,它们分别是:统一俄罗斯党、俄罗斯共产党、自由民主党、公正俄罗斯党、亚博卢党、右翼事业党(1)、俄罗斯爱国者党,其中前四个党派进入了第五届杜马。

  统一俄罗斯党在普京总统任期内是亲总统的政权党。随着普京卸任并公开宣布担任统一俄罗斯党主席,该党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2011年和2012年是俄罗斯的大选年,在选举中即将产生新的杜马和总统。可以预见,统一俄罗斯党作为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力量之一,将会对选举产生重要影响。研究统一俄罗斯党对于掌握俄罗斯未来政坛变化具有现实意义,而研究该政党自然涉及其政党如何产生的问题。

  从党员的成分上来说,统一俄罗斯党的成员主要来自1999年杜马选举中相互竞争的三个选举团。它们分别是由绍伊古领导的“统一”(2)、叶甫盖尼·普里马科夫和尤里·卢日科夫领导的“祖国—全俄罗斯”以及由维克多·切尔诺梅尔金和弗拉基米尔·雷日科夫领导的“我们的家园——俄罗斯”。

  从成立过程上来说,统一俄罗斯党是“统一”与“祖国—全俄罗斯”从选举前的相互对立到选举后走向联合的结果。该党的成立是1999年总统选举前国内政治形势的体现,是杜马选举中两大政治势力角力的产物,是普京总统上台后多股政治力量联盟的结果。

一、“统一”与“祖国—全俄罗斯”的对立

  (一)“祖国—全俄罗斯”的崛起

  1999年的杜马选举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根据俄罗斯宪法,国家杜马在选举产生后一年内不能被解散[1],也就是说在总统选举前,杜马议员可以随心所欲地投票,即使总统与议会的意见不一致,总统也无权解散杜马。杜马议员可以最大程度地影响政府工作。因此,可以说,谁在总统选举前这一历史时刻取得杜马最大党地位,谁就可以在争夺总统宝座的前哨战中夺得先机。

  当时,在俄罗斯政坛如日中天的政治力量是选举团“祖国—全俄罗斯”(ОВР)。它成立于1999年,主要由两大部分构成:卢日科夫所领导的中派政治组织“祖国”以及由一批有影响力的地方行政长官所建立的“全俄罗斯”运动,该组织领导人为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明季梅尔·沙伊米耶夫和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市长弗拉基米尔·雅科夫列夫。

  “祖国—全俄罗斯”强调中派主义和爱国主义思想,主张在市场改革中加强国家调控和社会保障,捍卫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利益。选举团由卢日科夫和普里马科夫带领。前者时任国家经济部门的领导人,后者是拯救国家经济于崩溃的前总理。当时祖国—全俄罗斯“掌握了大量的行政资源和雄厚的资金保障,已经被认为一定会在杜马选举中大获全胜。”其核心人物普里马科夫在卸任国家总理之后,一度被作为俄罗斯稳定的象征而大受欢迎,俄罗斯和国际社会都认为他最有希望赢得2000年总统大选。叶利钦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提到过:”这一双人组合在随后的杜马选举中可以获得绝对的优势,其后的总统选举也将不成问题。”[2]336

  大多数州长甚至政府部门,在没有看到更加有影响的政治力量的情况下,纷纷向“祖国—全俄罗斯”宣誓效忠。前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伊戈尔·沙布杜拉苏洛夫回忆起当时情况曾说道:“在权力的执行机构中,有很多明处或暗处的反对者已经投向'祖国—全俄罗斯”[3]。而时任杜马第一副议长,来自于亲总统党“我们的家园——俄罗斯”的雷日科夫认为,当时的总统办公厅弥漫着一股悲观和惊慌的情绪,“所有人都在等着俄共和‘祖国’的胜利,等着失去权力”[4]。

  (二)“统一”的诞生

  1999年夏天,“祖国—全俄罗斯”的影响力如日中天。虽然叶利钦任命普京为总理,并确定其“接班人”的地位,但是在车臣、达吉斯坦军事行动之前,普京的支持率并未特别傲人。“祖国—全俄罗斯”对于竞争总统宝座的普京是巨大的挑战。如果选举产生了一个不受克里姆林宫控制的新杜马,首先对于普京进行选举来说十分不利。因为普里马科夫本人也有意参加2000年总统选举。为了支持自己的候选人,“祖国—全俄罗斯”为首的新杜马完全可以对政府提出不信任案,以此打击普京作为总理的地位,从而影响其在总统大选中的支持率。即使普京当选,面对一个不忠实于自己的政府也很难大展身手。

  这种情势同样引起了叶利钦的“小圈子”的警惕。这个小圈子包括叶利钦周围几位强力的内部人物,如叶利钦的女儿塔季扬娜·季亚琴科、石油大王罗曼·阿布拉莫维奇(3)、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总统办公厅主任亚历山大·沃洛申(4)、强力的交通部长和前总理尼古拉·阿克谢年科以及一些中层政府官员如沙布杜拉苏洛夫、瓦连京·尤马舍夫(5)等人[5]。这些人在叶利钦时代都攫取了大量的政治资本或者经济财富,如果“祖国—全俄罗斯”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普里马科夫当选总统,那么他们都可能面临失去一切既得利益甚至刑事指控。卢日科夫曾提出要求重新审查私有化过程是否完全公正,要求废除一切非法交易;普里马科夫则曾要求调查寡头们某些可疑的商业行为。还在任总理期间,他就曾意味深长地说:“即将举行的大赦会空出许多牢房供经 济罪犯蹲用”[6]612。

  对于总统办公厅和利益集团来说,建立一个新的选举团以对抗来势汹汹的“祖国—全俄罗斯”势在必行。因为第二届杜马的政权党“我们的家园——俄罗斯”已经不能承担阻击“祖国—全俄罗斯”这一重任。它的支持率持续走低。在选民看来,它要为90年代经济改革失败以及1998年金融危机承担责任。

  在新选举团的定位问题上,季亚琴科、尤马舍夫以及总统周围的亲信们认为:新成立的选举团应该避免给选民带来“亲克里姆林宫”的感觉。当时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在这一政治力量的产生过程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除了在经济上为“统一”提供保障以外,别列佐夫斯基本人一直宣称,自己是这个“天才想法”的创意者[7]312。当然,随着他与普京及克里姆林宫关系的恶化,其“统一”设计师的形象已经在官方宣传中被尽量淡化了。

  新选举团的名称据说来自于别列佐夫斯基1999年夏在病榻上的思考:“起先我在想这个运动的标志。我眼前出现了伏尔加河、白桦树,最后停在熊上。”[4]他决定把熊(Медведь)作为选举团的缩写,展开名字就是“跨地区统一运动”(МЕжрегиональноеДВижениеЕДинство)。之后,在竞选过程中,简单而口号性更强的“统一”替代了“熊”。

  选择一位什么样的人物来领导选举团是重中之重。由于新选举团的定位是远离克里姆林宫,这位领导人也应该是和克里姆林宫保持一定距离的人。同时,经历了90年代初期政党格局混乱无序的人民已经“厌倦了一成不变的面孔,厌倦了职业政治家”[2]404,他们需要新的政治面孔。绍伊古时任紧急事务部部长,在几年的工作中取得民众高度的信任与支持。他一直是叶利钦阵营忠实的一员,但是在公开场合中始终与克里姆林宫保持距离。他不涉足政治,不参与政党之间的派系斗争。这都符合对于新选举团领袖的要求——一个“非克里姆林宫”的新面孔。

  1999年10月3日,竞选团“跨地区统一运动”举行了成立大会,这便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前身之一——“统一”(Единство)。最初参与选举团的有七个政治组织,它们分别是:俄罗斯“自由一代”运动、俄罗斯基督教民主党、伊斯兰“幸福”运动、人民爱国党、“我的家”运动、全俄扶持中小企业协会、支持独立代表运动[8]。

  (三)两大政治力量在杜马选举中的角力

  具体负责执行组建选举团和策划选举活动的是沙布杜拉苏洛夫以及同样时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的弗拉基斯拉夫·苏尔科夫(ВладиславСурков)。

  沙布杜拉苏洛夫为“统一”参与杜马选举提出了“三驾马车”理论:选择三个典型的、据有代表性和号召力的形象。最终这三驾马车被选定为:绍伊古、亚历山大·卡列林(6)(АлександрКарелин)和亚历山大·古罗夫(АлександрГуров)(7)。这三人也构成了“统一”选举团的中央名单。

  绍伊古领导紧急事务部,处理洪水、地震等灾难时的救援工作。其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拯救者形象,能够吸引年轻人和妇女们的支持。卡列林携奥运冠军的光环,依靠其在体育赛场上不屈不 挠的精神,容易吸引男性公民的支持。古罗夫早在80年代就提出了有组织犯罪概念和国家正在受黑社会侵袭等等观点,他与犯罪分子和黑恶势力做斗争的形象深入人心。同时,其形象更容易使中年人和老年人产生亲切感。沙布杜拉苏洛夫对这三驾马车的定位是三位斗士:分别是同灾难做斗争的勇士、体育赛场上不屈不挠的勇士和同犯罪分子做斗争的勇士。

  苏尔科夫决定将新成立的选举团定位为带有州长特色的、非克里姆林宫的选举团[9]43。1999年9月20日,在“统一”选举团成立前夕,发生了一件对于选举至关重要的事件:39位州长发表联 名信。在信上39位州长宣布,将利用自己的力量、经验和威信,让“诚实和有责任心的人”进入杜马[9]43。信中的内容没有明确表示出对于“统一”的支持,但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将这封公开信宣传为39位州长团结起来反对“祖国—全俄罗斯”并且支持绍伊古,从而在选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这些地方行政长官的这种行为并非空穴来风。9月,车臣战争开始后,普京展示出的决心和强硬的态度博得了人们的好感,其崭露头角的领袖气质得到了大众的支持。尽管普里马科夫支持率依然居高不下,“祖国—全俄罗斯”的实力如日中天,一些地方行政长官还是嗅 出了社会情绪微妙的变化。这封州长联名信表现出,他们看到了新力量出现的可能性并且希望跻身于胜利者的阵营。

  在正式的选举活动开始之后,为了对付普里马科夫和卢日科夫,克里姆林宫的官员们提出了媒体战的策略。为了提高政党的知名度和支持率,绍伊古多次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РТР)和俄罗斯公共电视台(ОРТ)发表公开讲话。同时,由国家控制的俄罗斯公共电视台推出的“谢尔盖·多连科(СергеяДоренко)新闻秀”也对抨击“祖国—全俄罗斯”领导人从而影响其支持率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在媒体战中,最重要的攻击目标是普里马科 夫。但由于普里马科夫本人的诚实及其深入人心的“国家拯救者”形象,想要直接攻击普里马科夫比较困难。因此,媒体战的目标首先被设定为卢日科夫,通过对卢日科夫的攻击起到削弱“祖国—全俄罗斯”的目的。在数周之内,主持人多连科集中指责卢日科夫本人及其家属的不正当行为,还大肆揭露莫斯科官僚机构的腐败等一系列问题。卢日科夫在这些负面报道面前没有保持冷静并采用正确的策略,反而一开始就选取了不正确的立场:对电视节目中的每一次攻击做出激烈反应。这导致他在公众中的形象更加一落千丈。

  在针对卢日科夫的媒体战首见成效后,攻击的目标转向了普里马科夫。攻击主要集中在普里马科夫的年龄上。在10月底,莫斯科街头的公告板上出现了这样的广告:“恭喜!叶甫盖尼·普里马科夫70了!”[10]俄罗斯公共电视台还曾经做出过普里马科夫罹患绝症的报道[10]。普里马科夫曾经进行过脊椎手术,有人放出消息,指其术后身体一直不好,还须进行二次手术,有可能落下残疾,这时在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洼鲜血,以引起人们的联想[6]615-616。普里马科夫日后回忆起这段被攻击的经历时,认为“这种恶毒的诬蔑,只有德国希特勒时期戈培尔的宣传伎俩才能与之相比 拟”[7]317。

  除了积极利用媒体之外,“统一”的“三驾马车”开始马不停蹄的四处奔走,以此提高选举团的支持率。“三驾马车”的分工各不相同:绍伊古在车臣拯救难民,卡列林在全国开展体育活动,而中央区的“红色”区域交由古罗夫负责。

  1999年11月24日,政府总理普京宣布他作为公民,在杜马选举中将支持“统一”联盟并将联盟的领袖绍伊古称为“自己最亲近的友人之一”[4]。

  在此之前,普京对于“统一”的态度一直比较模糊。克里姆林宫一直在讨论,普京应该保持超党派立场还是公开支持“统一”。苏尔科夫一直坚持普京应该站出来声明支持“统一”,而季亚琴科和尤马舍夫对此持保守态度。普京在选举前曾经与卢日科夫和普里马科夫进行私人会晤,希望与他们能够保证在未来杜马中不会阻碍政府执政并以此破坏权力的交替。然而普京与“祖国—全俄罗斯”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在这种情况下,普京也没有必要继续坚持“超党派”的立场。从另一方面来说,“统一”最初只是一个刚刚成立没有多久的联盟,其前景并不明确,普京与其保持距离是有道理的。而在“统一”已经取得一定支持率,并且确定能进入杜马的情况下(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统一”的支持率已经超过进 入杜马障碍线的5%[4]),普京及其选举班子认为已经到了公开表态的时候。

  普京的公开表态使“统一”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普里马科夫在杜马选举前两天宣布将参加2000年大选,企图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扭转局势,然而为时已晚。

  1999年12月19日,国家杜马选举正式开始。12月29日,俄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了国家杜马选举的最终结果单席位选区选出216名代表。按党派名单进行选举的联邦选区总共选出225名代表,其中得票突破5%大关的共有6个政党和联盟,选票分配情况是:俄联邦共产党得票24.29%,获得67个议席;“统一”联盟得票23.32%,获得64个议席;“祖国—全俄罗斯”得票13.33%,获得37个议席;“右翼力量联盟”得票8.52%,获得24个议席;“日里诺夫斯基联盟”得票5.98%,获得17个议席;“亚博卢”得票5.93%,获得16个议席。尽管选举之前“统一”的支持率不断走高,但是大胜“祖国—全俄罗斯”,并以仅低于第一名俄共不到一个百分点取得杜马第二大党的席位,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二、“统一”与“祖国”、“全俄罗斯”的联合

  在杜马选举之后的2000年1月18日,“统一”在国家杜马正式注册为杜马党团。其主席由鲍里斯·格雷兹洛夫(БорисГрызлов)担任,包括81名杜马议员。其中72名来自“统一”联盟,3名来自“我们的家园——俄罗斯”,5名为独立选举人,1名为自民党成员。同日,“祖国—全俄罗斯”也注册为杜马党团。其成员包括43名议员,主席为普里马科夫,副主席为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ВячеславВолодин)。同时注册为杜马党团的还有“俄罗斯地区”小组(Депутатскаягруппа“РегионыРоссии”)(8)。其成员包括40名议员,协调人为奥列格·莫罗佐夫(ОлегМорозов)。

  2000年2月27日,在莫斯科召开全俄罗斯政治社会运动“统一”(“Общероссийског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гообщественногодвижения”Единство)成立大会,1155名代表参加了会议,普京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在会议上,绍伊古被选为该运动的领导人(9)。此次会议最重要的决定是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支持普京。

  2000年5月27日,“统一”运动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该会议成为“统一”党创立大会。会议选举产生党的领导人——绍伊古。

  普京在2000年底向杜马提出新的政党法草案以及2001年发布国情咨文后,俄罗斯政坛发生 了新一轮的政治势力联合运动。

  苏尔科夫最先提出联合“统一”和“祖国”组成新的政党的提议。他的出发点主要在于:第一,团结围绕在克里姆林宫和普京身边的精英们;第二,集合“统一”和“祖国—全俄罗斯”两大力量,为未来2003年杜马选举和地区选举做准备。

  2000年底,苏尔科夫就开始着手执行联合的计划。但是,联合计划一开始却没有得到各方同意——克里姆林宫方面担心卢日科夫的力量会在统一党内做大,从而失去控制;卢日科夫希望依然保存自己的地位,不想被别人看做投降;“统一”和“祖国”双方领导人都担心在联合之后权力分 配的问题。

  经过苏尔科夫的协调(最重要的是他说服了总统),双方领导人终于同意两大政治力量合并。

  2001年4月12日,“统一”领导人绍伊古与“祖国”运动领导人卢日科夫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双方宣布打算合并成一个政治实体,但是关于这个政治实体具体以何种形式存在,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据称,卢日科夫希望合并为政党,但绍伊古拒绝了这一提议。其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据猜测,可能在权利划分以及争取选民问题上有一些分歧[11]。

  2001年7月12日,“统一”党和“祖国”运动联盟(Союзапартии“Единство”идвижения“Отечество”)成立大会召开。会议决定由卢日科夫及绍伊古担任联盟领袖,然而联盟的名称并没有确定。出席成立大会主席团会议的还有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苏尔科夫以及总统在中央联邦区的全权代表格奥尔吉·波尔塔夫琴科(ГеоргийПолтавченко)。杜马党团“祖国—全俄罗斯”的领导人普里马科夫没有参与这次会议,并解释道他不是“祖国”运动的成员。在会议之后,普里马科夫向“祖国—全俄罗斯”杜马党团提交了辞去主席职位的请辞书,同时表示将继续保留普通议员的身份。

  合并之初,联盟显得较为松散,双方的关系也相对自由。联盟的章程没有对双方进行束缚。联盟成员保持各自法律、财务和财产的独立性。作为联盟的成员,只须承认联盟章程,及时缴纳会费,执行领导机关的决议,提供保障联盟正常运作及解决联盟事务的信息,不进行破坏联盟的活动。《独立报》评论两个政治力量的合并令人想起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关系,就如同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婚姻”关系[12]。两个政治组组通过大量文件进一步规范两者的共存,但是同时保持各自政治组织的绝对独立。

  这种松散的“联而不合”的形式显然并不能使当局满意。于是,在普京亲自鼓励下,双方领导 人于10月重新发表声明,宣布年底合并成统一的政党。同年10月,“全俄罗斯”运动领导人沙米耶夫也宣布参与合并进程。

  政党名称的选择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它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保留各个党旧的名称,也就是将“统一”、“祖国”、“俄罗斯”都囊括进去,同时将重音放在“统一”(Единство)上。一种选择就是“祖国—统一俄罗斯”,但是由于在1999年的杜马选举中“统一”战胜了“祖国”,一部分人对于将“祖国”的位置提前十分在意。还有一种选择是完全放弃过去的名称,但是将重音放在 “统一”上。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妥协,接受了“统一与祖国—统一俄罗斯”(ЕдинствоиОтечество-ЕдинаяРоссия)这一名称。

  2001年12月1日,“统一”、“祖国”、“全俄罗斯”合并大会正式在克里姆林宫大会堂召开,全俄罗斯政党“统一与祖国—统一俄罗斯”正式宣告成立。大会通过了党的纲领性宣言,选出了党的领导机构,绍伊古、卢日科夫、沙米耶夫当选为党的联席主席。普京总统亲自与会并发表讲话,对三组织合并组成新党表示热烈的祝贺。至此,统一俄罗斯党已经正式形成。

  2003年12月24日,第四届党的代表大会通 过决议,将全俄罗斯政党“统一与祖国—统一俄罗斯”更名为全俄罗斯政党“统一俄罗斯”。2008年11月18日,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决定去掉政党名称中的“全俄罗斯政党”,党的名称被确立为“统一俄罗斯党”(Партия ЕдинаяРоссия)。

三、结语

  纵观“统一”与其他政治力量合并的过程,我们可以发现,统一俄罗斯党起源于1999年叶利钦任期末俄罗斯各大政治力量之间角力,最终形成是俄罗斯政党格局进入普京时代之后的结果。统一俄罗斯党的出现和最终形成既包含偶然性,也包含必然性。虽然最初成立“统一”选举团的目 的是阻击反对派(“祖国—全俄罗斯”),但其后的发展以及最终成立统一俄罗斯党是普京上台后政党格局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从以下方面可以看出:

  第一,“统一”在杜马选举中取得胜利,随后成为杜马第二大党团。但是当时杜马的第一大党是左翼的共产党,为了抵制左翼力量,中派政党的联合是大趋势。尽量减少左翼阵营的影响,从带有左派色彩的力量中吸取带有中派保守主义分子是“统一”与“祖国”、“全俄罗斯”合并的主要目的之一[12]。

  第二,在普京上台之后,需要一个更加强大和持久的政权党支持其方针政策。有看法认为,在 俄罗斯政权党通常存在自己的规律:“大选前建立——进入杜马后逐渐丧失权力——尝试转化为具有思想体系的党(或者加入新的政权党)——输掉第二次选举——在第三次选举中完全消失。”[13]政权党“俄罗斯的选择”就是政权党逐渐衰退的例子。普京所需要的并不只是在杜马选举中帮助自己击退对手的选举团,而是一个能够保障其执政方针顺利执行且未来继续在下一届总统选举中保证胜利的政党,因此仅仅在议会中取胜的“统一”无法满足这一要求。

  “统一”作为一个临时的选举团,为了吸引更多的支持者,对于自己选举名单的选择相对来说 还是比较宽松的。这直接导致后来“统一”的杜马议员中,混杂了持有各式各样不同政治理念的人物:“信神的、反堕胎的、无政府工团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保守主义者。其中还包括一些持非传统性取向的议员、伏特加大亨、反共斗士等等”[3]。这种选举人名单在选举后被指责极端潦草。在取得选举胜利之后,“统一”帮助普京打击对手的职能已经完成,其更主要的任务是要在杜马中形成能够支持普京的力量。这所需要的显然是比一个临时搭建的选举团更为成熟的政治力量,这要进一步的规范自身和联合更多的政治力量。

  第三,从“祖国”的角度来说,合并也是大势所趋。在杜马选举之后,如果说“统一”已经逐渐形成了政党,“祖国”的发展则不能尽如人意。叶利钦下台,普京上台之后,“祖国”领导人的注意力并不在于建立一个真正的政党,而忙于与“统一”在普京面前争宠[13]。它已经没有任何现实的政治行为,而只是为了名声模拟一些政党的活动。根据2000年末到2001年初的调查,在杜马中“祖国—全俄罗斯”的支持率跌至1%~2%[13]。我们知道,普京上台后不久便推出了新的政党法草案,政党的质量、数量将得到严格的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以“祖国”的支持率连突破杜马选举的障 碍线都成问题,更何况争取更多杜马席位。因此,合并对于“祖国”运动、卢日科夫本人来说都是现实的选择。

  从最初的对立到最后的统一,统一俄罗斯党成立的过程真正证明了在政治活动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统一俄罗斯党经常被批评“根本不是一个政党”。这种批评不无道理。因为纵观其前身——“统一”形成的过程,其根本组成目的其实是充当阻击“祖国—全俄罗斯”和普里马科夫的武器。它缺乏明确的纲领和清晰的思想路线。在普京当选总统之后,新的历史阶段决定了政党的新发展。在这一阶段,联合 代替了对立,政党在形式和规模上得到了更大的发展。然而我们还是需要看到,其意识形态模糊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最初的对立还是最后的联合,作为一个并非自下而上产生的政党,统一俄罗斯党从成立之初就被认为是符合掌权者利益的政党,其日后的发展当然也难免被打上实用主义甚至御用主义的烙印。

  注释:

  (1)也译作正义事业党。

  (2)在一些中文材料中也译作“团结”。

  (3)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是俄罗斯著名企业家,2001-2008年任楚科奇自治区行政长官,在20世纪90年代与别列佐夫斯基以及叶利钦家族交好。

  (4)亚历山大·沃洛申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

  (5)瓦连京·尤马舍夫曾先后在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社和共青团真理报社工作。作为第一部描写叶利钦遭贬黜的电影脚本的作者,他获得了未来总统的青睐。他曾在星火杂志社任职。与叶利钦关系亲密(实际上是叶利钦的三部自传执笔者)。1996年任总统顾问,负责协调与媒体的关系问题。1997-1998年任总统办公厅主任。2001年尤马舍夫与季亚琴科结婚。

  (6)亚历山大·卡列林是俄罗斯著名古典摔跤运动员,三次奥运冠军、两次世界杯冠军及多次世界性比赛奖牌获得者。

  (7)亚历山大·古罗夫是前侦察官、警察部队将军。

  (8)在杜马选举之后,卢日科夫和普里马科夫希望成立由普里马科夫领导的“祖国—全俄罗斯”杜马党团,然而“全俄罗斯”高层并不同意这一建议,最终单独成立“俄罗斯地区”议员小组(又称独立议员联盟)。

  (9)绍伊古当时不仅担任部长,还担任政府副总理职务。按照当时宪法,他无权在社会政治团体中担任任何职务。作为将军,按照联邦法律他完全不能参与带有政治色彩的社会团体。因此,作为“统一”的创立元老,特意为其设立了“领导者”(лидер)这一称呼,这样,在正式形式上他不参与“统一”运动,而实际上与“统一”保持密切联系。2004年10月13日,国家杜马接连三读通过了对《俄罗斯联邦政府法》的修正案。这一修正案允许政府成员担任政党的领导职务。根据这一法案,政府副总理茹科夫、农业部长戈尔杰耶夫、紧急情况部长绍伊古等都可以公开、合法地成为统一俄罗斯党的领导机关——总委员会的成员。

  参考文献:

  [1]俄联邦宪法(第 5 章,第 109 条,第 3 款) [EB/OL].http://www. constitution. ru.

  [2]叶利钦·鲍里斯. 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M]. 南京: 译林出版社,2001.

  [3] Виноградов Михаил, Рудаков Владимир. Идея Березовского[EB/OL]. http://www. compromat. ru/page 28343. html.

  [4]Жегулев Илья. Происхождение“Единой России”[EB/OL]. http://www. vedomosti. ru/smartmoney/article/2007/10/01/3984.

  [5] Левин Константин. Степашина Объявили Преемником Ельцина[N]. Коммерсанть. 1999-06- 08.

  [6]姆列钦·列昂尼德. 权利的公式——从叶利钦到普京[M]. 北京: 新华出版社,2000.

  [7]普里马科夫·叶. 走过政治雷区——叶·普里马科夫回忆录[M]. 北京: 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

  [8]王丽华. 俄罗斯团结党的崛起及其走势[J].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1,(4) : 92-95.

  [9]Иванов Виталий. Партия Путина. История Единой России[M]. Москва: ЗАО ОЛМА Медия Групп,2008.

  [10]Hale Henry. The Origins of United Russia and the Putin Presidency: The Role of Contingency in Party- System Development[J]. Demokratizatsiya. 2004,(2) : 169-194.

  [11]Вернидуб Артем,Руднева Елена. Любовь на Троих по Команде Кремля[N]. Газета,2001- 10- 03.

  [12]Тропкина Ольга. Гражданский брак“Единства”и “Отечества”[N]. Независимая Газета,2001-07-12.

  [13]Храмчихин Александр. В России Партий Нет,но Завтра Они Должны Появиться[J]. Знамя,2001,(5) : 171-179.

The Formation of United Russia Party

Guan Xiao- meng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University,Beijing,100089)

  Abstract: A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olitical forces in Russia and a ruling party during Putin's presidency,United Russia Party entered a period for development when Putin assumed the chairman of it. The establishment of United Russia Party was a result from the union of“Unity”and“Fatherland- All Russia”;the two major Russian political forces opposed each other before 1999 election of Russian Parliament (Duma) ,mirroring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before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2000;wrestling between the two major political blocs.

  Key words: Russian parties;United Russia Party;Unity;Fatherland- All Russia


《西伯利亚研究》201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