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www.zqskl.cn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历史文化

端州古八景的“峡山刹胜”

时间:2014-02-21 10:59:36 来源:端州新闻中心

 端州羚羊峡西口的羚山上,曾有一座古寺坐落其中,始称峡山寺,后改名灵山寺羚羊寺羚山寺,是肇庆最早的寺院,始建于南朝梁代(502—557年)。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肇庆知府史树骏主持编纂的《肇庆府志》中,峡山寺被列为端州八景之一,称峡山刹胜。古寺后来逐渐倒塌、毁坏,至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端溪书院教席李良骥重订端州八景,峡山刹胜便被羚峡归帆取代。  

 峡山归猿  

 说起峡山寺,流传着一个凄美动人的传奇故事,出自传奇文学的鼻祖、唐代御史大夫裴著的《孙恪传》。  

 故事讲述唐广德年间(763-764),有个叫孙恪的穷秀才,科考不中,游历到洛中魏王池边的袁氏宅院,巧遇一位美貌艳丽的年轻女子与使女从内宅出来。使女说女主人是已故袁长官的女儿,从小失去父母,也无亲戚,现在待嫁,正期待别人来提亲。孙恪尚未娶妻,又看见这位姓袁的女子容貌妍丽,便托媒人提亲,与其结婚,入住袁宅。袁氏十分富裕,有很多金银财宝、绫罗绸缎。于是,穷困潦倒的书生孙恪忽然致富。  

 袁氏不但貌美,还有特异功能。孙恪有位学道术的表兄,曾怀疑她是妖怪,把道家宝剑交给孙恪回家试探,被袁氏察觉,搜出宝剑象断嫩藕般折成一节节。十几年后,袁氏生育了两个儿子,治家很严。孙恪往长安(今西安)拜谒已当上朝廷宰相的旧友王缙,被推荐到岭南的南康州(今广东德庆)做经略判官,便携带全家南下任职。  

 一路上,袁氏每遇到青松高山,都凝视良久,闷闷不乐。当乘船沿西江到端州时,袁氏说:这里的江边有座峡山寺,我家原来有个门徒僧人,住在这里,离别有几十年了。此人出家为僧很多年,道行极高,能灵魂出窍,善于脱离尘世。若经过那里摆设斋食,能为我们此行积聚福报。孙恪答应了。于是准备了斋饭蔬菜之类的食物。  

 来到寺院,袁氏高兴地换好衣服,梳妆打扮后,像很熟悉这里似的,带着两个儿子径直前往老僧人住的院子。孙恪见此情景,深感惊异。袁氏找到老僧人,就将保留多年的碧玉环拿出献给僧人说:这是寺院以前的物品。僧人莫名其妙。等到他们吃完饭,便有几十只野猿从高大的松树上落下,来到台桌上吃东西。然后悲切长鸣,攀援着葛藤跳跃。袁氏悲伤落泪,一会儿,提笔在僧人的墙壁上题诗道:刚被恩情役此心,无端变化几湮沉。不如逐伴归山去,长啸一声烟雾深!随即掷笔在地,抚摸着两个儿子抽泣几声,对孙恪说:保重保重,我该和你永别了!就撕开衣服变化成老猿,跳上树追长鸣的野猿而去,将到深山,又返回来看望他们。孙恪惊恐得犹如魂飞魄散,好一会儿才抚摸着两个儿子恸哭。于是向老僧人询问,僧人这才醒悟:这猿是贫道还是小和尚时所养。开元年间,有皇帝的使者高力士经过此地,爱其聪慧而狡猾,用五匹帛换走她。听说到京都洛阳后献给了皇帝。后来时不时有朝廷的使者来往经过这里,都说她聪慧而狡猾过人,经常驯服的待在上阳宫里,到唐朝发生安史之乱时,就逃出宫外不知去向了。啊呀,没想到今天又看到她更加怪异之处!碧玉环本是南海诃陵国的人施舍的,当时她亦戴在脖子上跟随高力士前往京都,我现在才明白过来。  

 孙恪于是惆怅伤感,让船靠岸停了六、七天,然后带着两个儿子摇船掉头返回,不再去上任。  

 古代名流赞赏峡山寺  

 古时的水上交通十分便利,西江是南来北往的重要航道。自唐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宰相张九龄负责扩展开通大庚岭梅关古道之后,西江除了西上经广西贺江、漓水通过灵渠入湖南湘江与长江水系相连外,还可顺流往北江转入浈江,走大庚岭道到岭北,从江西章水、赣江进入长江。羚羊峡位于肇庆西江小三峡(三榕峡、大鼎峡、羚羊峡)的下游,广东、广西往来的船只,都从这里经过。古代来广东、海南做官或被贬官员,多数走西江水道。羚羊峡为西江的交通要道,峡山寺坐落在峡口的羚山,吸引了无数骚人墨客登临感怀。  

 隋唐时期,流经高要河段的西江称为端溪。唐神龙二年(公元706年),流放州(今越南北部)遇赦北归的唐代著名诗人沈期,途经端州,登上香火鼎盛的峡山寺,欣然写下《峡山寺赋(并序)》:峡山精舍,端溪妙境。中有红泉,分飞碧岭,若乃忍殿临岸,禅堂枕江。桂叶薰户,莲花照窗。银函狮子之座,金刹凤凰之柱。野鹿矫而屡驯,山鸡爱而频舞。千层古龛,百仞明潭。幡灯夕透,杖钵朝涵……”,其序亦描述了峡山寺和峡山(羚山)胜景:峡山寺者,名隶端州。连山夹江,颇有奇石。飞泉回落,悉从梅竹下。过渡口,至山顶。石道数层,斋房浴室,缈在云汉……”。与中唐诗人崔群、符载、宋济并称山中四友的杨衡,路经端州,观赏峡山寺后,曾作《游峡山寺》诗盛赞。晚唐颇具影响力的诗人许浑,于唐大中三年(849年),任监察御使出京视察南海郡,从西江往新兴,途经羚羊峡,游览峡山寺,亦写下《岁暮自广江至新兴往复中题峡山寺》诗4首。  唐末爆发黄巢之乱。唐乾符五年(878),黄巢率农民军南下,次年攻克岭南重镇广州,后转战端州、康州(今德庆)、封州(今封开)至桂州(今广西桂林),端州峡山寺于战乱中被摧毁,黄巢军队许多将士则罹患瘴疠而死。  

 到了宋代,由于北江小三峡与肇庆西江小三峡地貌相似,那里的清远飞来峡(时称中宿峡)亦称峡山,山上的飞来寺,也是建于南朝梁代,在宋康定年间(1040—1041)改称广庆禅寺,也有人称其为峡山寺;景定五年(1264年),赐额峡山飞来广庆禅寺。于是,端州与清远这两个峡山寺便往往被张冠李戴,混为一谈。素喜参禅礼佛的北宋文豪苏东坡,晚年流放到瘴疠之乡的岭南,谪居广东惠州、海南儋州,数年后遇赦北返。他乘船沿西江途经端州时,羚羊峡的峡山寺早已毁于战祸。苏东坡南谪北归均经广州府清远县,便寄情于那里的飞来峡,登上广庆寺(即飞来寺)谈经论道,曾写《题广州清远峡山寺》:轼与幼子过同游峡山寺,徘徊登览……”,又作《游峡山》诗:天开清远峡,地转凝碧湾。……佳人剑翁孙,游戏暂人间。忽忆啸云侣,赋诗留玉环。林深不可见,雾雨霾髻鬟。把《孙恪传》里发生在端州峡山寺的归猿故事也转移到清远飞来寺了。不少史料记载的峡山寺及其诗词歌赋,也往往两寺混淆不清,由人推测。   

 据历代志书记载,明天启七年(1627)高要县令汪渐磐重建峡山寺,肇庆知府陆鏊于崇祯四年(1631)增建香云阁,使峡山寺成为肇庆的一道亮丽风景。在江边山脚,从明朝中期开始筑桥和凿石开辟一条狭窄的山道,称为峡山旱路。至清嘉庆二年(1799),高要县知县裴盛清再加以修整,筑桥19座。  

 峡山寺遗址考证  

 昔日名士盛赞的峡山寺今何在?  

 清朝初期,峡山寺尚与西江南岸烂柯山西麓的龙华寺隔河峙立,至嘉庆年间已破败。晚清肇庆才子彭泰来,是嘉庆十八年(1813)拔贡,有诗《自龙华寺渡江入羚山寺》为证:孤舟带清磬, 稳渡一帆低。破瓦寻唐寺,新亭对宋溪。藤罗香涧曲成郭,断云西漫忆云卿。当年彭泰来从龙华寺下的南岸渡江到羚山,寻到的羚山寺已是一片颓垣败瓦。据民国高要县志记载:羚山寺,即峡山寺,清季渐圮,仅余前墙、大门,羚山古寺石额至今犹在。到了上世纪,因古寺颓毁,已没人看管。文化大革命期间,山下曾建设氮肥厂,残破的古寺被全部拆除,原址改建储水池给氮肥厂供水。  

 我们曾前往西江北岸羚羊峡西口,寻觅并考证峡山寺遗址。历经沧桑的羚山,已难觅上山的山道。唯有从山脚下沿着几十米高窄陡的铁制扶梯,一级一级地攀登百多个阶梯爬上山麓,再觅山道寻找。同行的李护暖老师,曾于寺院拆除前到过那里寻索。在他的指认下,我们终于找到人迹罕至的储水池,确定昔日的峡山寺就座落于此。古寺的痕迹几乎荡然无存,仅在储水池周边的草丛里觅到两块古朝的半截青砖,大概是拆寺时被遗留于此。  

 站在峡山寺遗址上方,眺望西江,遥想唐时景况,当如清朝进士、曾主讲端溪书院的著名学者冯敏昌诗句羚羊峡前水渺茫,羚羊峡口烟苍苍。一处猿声一峰雨,随意客船山寺傍。  

 山下泵房的两位看管人员是以前氮肥厂退休的老职工,曾亲历当年兴建氮肥厂并拆除破寺的过程。我们专程走访了这两位老职工,他们的讲述里再次证实了昔日峡山寺的位置。据他们回忆,由于没人管理,建国初期便有附近村民把那里的砖块取回家另作他用,古寺石额牌匾因用老坑石料所造,是制作端砚的优质石材,也在那时被人拿走了。1975年开始建设氮肥厂,在破寺的地方建储水池。施工人员拆掉砖墙,把里面的青砖清除堆放在河边,对岸高要县金渡水边村的村民知晓后,便摇着小艇过河来,把那些青砖运回家里建猪栏。从此,几十年过去,随着岁月的流逝,山上的古寺被人们逐渐淡忘。  

 俱往矣。羚羊峡在唐代还有猿猴出没,自宋以后,随着社会发展和环境变迁,已难觅猿猴踪迹。唐代诗人写有不少西江三峡古猿的诗词,初唐进士宋之问于唐景云元年(公元710年)流放广西钦州,经端州时所作的《发端州初入西江》和《端州别袁侍郎》诗,便有破颜看鹊喜,拭泪听猿啼”“客醉山月静,猿啼江树深诗句。曾任唐朝翰林学士、户部侍郎的李绅,与元稹、李德裕并称为文学诗才三俊,于唐宝历元年(825)被贬为端州司马,也留有《闻猿》诗,以抒发其哀伤情怀。晚唐诗人许浑《岁暮自广江至新兴往复中题峡山寺》中也有这样的描述:薄暮缘西峡,停桡一访僧。鹭巢横卧柳,猿饮倒垂藤。当年向西逆水行舟,船只要靠船工系缆登羚山拉纤。现今依然可以看到当年绳缆在一些陡崖峭壁磨擦遗留的痕迹和后人开通的窄小峡路,以及裴公十九桥江上清风山川秀美等摩崖石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