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www.zqskl.cn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历史文化

崇禧塔下:麒麟街往事

时间:2013-11-26 10:07:06 来源:西江日报

 在端州古城墙的东面,旧时肇庆富商集中的豪居路西侧,有一条虽不起眼,却名声赫赫的小巷——麒麟街,因为麒麟街还有个著名的别称:医生街。

 

 20世纪四、五十年代,水路是肇庆交通运输的主要形式,四乡的人到肇庆求医问药都是坐船而来,因此邻近新街码头的麒麟街就成为医生开业的首选之地。

 

 旧时,麒麟街狭长,南巷口直达草场路,北巷与城中路相联。南北巷口都有多家老牌药店,包括赞元堂、永福堂和永祥堂等,病人看完病后走出小巷即可抓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实行一条龙服务。

 

 我从小在麒麟街长大,耳濡目染许多与看病有关的事情。

 

 麒麟小巷老街坊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民国时期,有一个年轻女子患了重病,父母带着重病的女儿来到麒麟街,找到一位中医求治。得知该医生还没有成家,父母对那位医生说:我们的女儿都病成这样了,如果你能把她医好,是她的造化,我们就将女儿嫁给你,你娶她做老婆!如果你把她医死了,就算命该如此,我们也不会为难你。那位医生辨证施药,经过一番悉心的治疗和持续调理,该年轻女子终于痊愈。家长兑现承诺,医生和女子最后真的喜结连理。

 

 以前,我家居住在麒麟街旧门牌5号,小时候与我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就是跌打医生陈伟池。陈伟池祖籍鼎湖区永安镇,医治跌打刀伤医术高超很有名气。我哥哥小的时候特别调皮,有一次上房掏鸟蛋,不慎从房顶跌下来,连脖子也跌歪了。记得那天傍晚,我和母亲心急火燎地陪着哥哥,急匆匆地找到陈伟池医生求救。没想到陈医生却不紧不慢地对我母亲说:唔紧要,唔使慌,等我先冲个凉。母亲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干等。陈医生冲完凉后,走到我哥哥面前,用脚踩住我哥哥的大脚趾,再用双手将我哥哥的头一拧,脖子不歪了,头也端正了。这件事发生在50多年前,如今回想起来,仿佛就在昨天。现在我哥哥已经退休了。

 

 我家北边隔壁是麒麟街旧门牌7号,居住着中医何同生一家。

 

 何同生是个胖子,脸长得圆圆的,街坊邻里大多不叫他医生,而是尊称他为三爷,可能是何同生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的缘由吧。三爷性情温和,待人一团和气,但凡街坊邻里求医问药,三爷都提供热情服务,有人一时没钱看病,赊账十天半个月,他也从不计较。可惜这样一个大好人,文革初期竟然被无辜迫害致死。三爷有句口头禅,叫做:有钱唔买屋,无钱唔使食粥。联想到今时今日有些人为了买楼买屋,心甘情愿做一世房奴。既买屋,又食粥,个中状况,令人感慨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