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www.zqskl.cn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中国

国学大师黄侃的三大嗜好

时间:2011-09-18 09:04:16 来源:未知

  醇酒,书籍,女人。黄侃(字季刚)不长的、却热情燃烧的生命间,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黄侃亦是被称为民国学问界鼎鼎大名的“三大疯人”之一。老大章太炎性格的落拓不羁,老二刘师培一生高调地提倡“三不生活方式”:衣履不要整洁、不要洗脸、也不要理发。年轻气盛的黄侃则成名于1911年的盛夏。他于某日午睡后行走于树阴间,忽然有了一种醍醐灌顶般的妙感。他立即赶往《大江报》,信誓旦旦地撰文说:“大乱者,实今日救中国之妙药也。”由是一举荣登上了“三疯子”的宝座。
天生美食家
黄侃的为人一世,自有众多耿介畅快之事。而他的最是惹我怜爱之处,却在于他的偏爱佳肴。他天生就是一个美食家。他的美食爱好,涉足了川菜、粤菜、闽菜、苏菜、苏州船菜、回族菜、湘菜、东洋菜、法国菜、俄国菜、德国菜,诸如这般囊括了人间美味的庞杂的菜系。倘若是有一种新奇别致的菜肴上市了,只要被黄侃知晓,他总是要绞尽脑汁用了世上一切的法子,想着去尝鲜一口。
季刚先生从不肯放弃品尝各色佳酿佳肴的机会。据说,有一次,是黄侃在武汉的“同和居”酒楼请人吃饭。主宾落座以后,黄侃忽然听见隔壁的房间有人在很大声地讲话。黄侃探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学生,他的心底就颇为不悦了。在民国的诸多大学者间,黄侃的师道尊严是出名的。眼尖的弟子也发现了自己的师长,他晓得自己的喧哗孟浪惹恼了老师,就赶紧跑过去问好。
黄侃当然是板着脸,对他大加训斥,而且话题似乎有言之不尽的意思。时间一长,感觉不妙的弟子忽然心生一计,他把跑堂叫来,当着先生的面讲:“我不是讲过我先生要在这里请客吗,为什么不上十年的花雕醇酒呢?今天请客的钱记在我的账上。”黄侃一听有陈年的醇酒,训斥之声立即戛然而止。当年黄季刚的众多弟子中,有孙世扬(字鹰若)、曾缄(字慎言)者,两人也是喜好游玩、喜好美食的,因此深得季刚先生的宠爱。时人戏称孙、曾为“黄门侍郎”。
宁静、高远的秋之季节。空气中飘着了一种沉寂、温和与慈祥的气息。黄侃是喜欢这个季节的。他喜欢这个季节的黄酒,黄花,肥蟹,以及风韵自成的女子。黄侃曾经用近乎梦呓般的语气叹息:“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便足了一生。”在这样的季节黄侃喜欢把酒临风,而且是每酒必醉。
情感游子浪迹天涯
  黄侃的另一爱好是这世上黑发飘飘的女子。黄侃不是圣人。在黄侃并不漫长的生涯中,曾经有过九次婚姻。当年,曾经有专以揭秘名人隐私为乐事的小报,谈及黄季刚时,有“黄侃文章走天下,好色之甚,非吾母,非吾女,可妻也”的攻讦之语。
季刚先生与他的发妻王氏是聚少离多的。有一段时间,黄季刚在武昌高师任教时,百无聊赖的他曾经做过同乡兼同族女孩黄绍兰的塾师。后来,大约是春天来临的季节,黄绍兰从北京女师肄业,去上海开办博文女校。黄侃沉吟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良久,还是决定放弃手中的工作去上海追求黄绍兰。当时,黄侃的发妻王氏尚未下堂,黄侃在民气初开的民国已经有着重婚的罪名了。
黄侃为了与爱侣走到一起,心生一计,用李姓的假名与黄绍兰办理了结婚手续。黄侃的讲法是:“因你也明知我家有发妻。如用我真名,则我犯重婚罪。同时你明知故犯,也不能不负责任。”可是,季刚先生的心底仍然是不能满足的。黄季刚去了北京的女师大教书,他很快就又与一苏州籍的彭姓女学生相好同居。
其实,季刚先生间或也上演过轰轰烈烈的爱情。那时节,就读于武昌高师的黄菊英是黄侃大女儿的同窗好友。黄菊英经常到季刚先生的家中,与他的大女儿并坐一处闲谈。后来,黄季刚讲,黄菊英是武汉三镇所有年轻女孩子中的美人。后来,当黄季刚突然宣布二人结婚的消息之时,朋友们再次以“人言可畏”劝他。季刚先生泰然闲静地回答:怕什么?难道怕人家闲话,就不过日子了吗?这一回,各色娱乐小报上,对于季刚先生的人身攻击连篇累牍。黄季刚何尝是一位怕人谩骂的角色?这一次,他干脆让学生把骂自己的小报收集起来,以供蜜月消遣。
治学进入痴绝状态
黄侃的一生,历任北京大学、北京女师大、东南大学、武昌高等师范、金陵大学等校的教授。与章太炎、刘师培、胡适之诸人亦官亦学的杂沓经历相比较,黄侃的本色仍然是一位书生。据说,黄季刚的一生,都是慎于下笔的。
1935年的3月,是黄侃的五十岁生辰,太炎先生精心准备了一副对联,“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太炎先生寄厚望于已年过半百的黄侃,潜心于著述,写出“绝妙好辞”。谁知,太炎先生苦心为弟子而作的对联却暗藏了玄机。联中无意间嵌着的“绝”、“命”、“黄”三字,即象征了黄季刚的寿命不永。黄侃的为人一向都是迷信谶语的。他展开寿联,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机,脸色骤然大变。
逝世的前日,季刚先生的出血已然是不可抑制了。晨曦初起,黄侃即在呕血,他仍坚持着“伏案点《唐文粹补编》,力疾将末二卷圈点讫,甫搁笔,又大吐,皆淤血,趋就床卧,晕眩少愈。适订购《宛委别藏》寄至,又取《桐江集》五册披览一过”。
医生闻讯匆匆而至。面对汹涌吐血的季刚大师,医生已是回天乏术了,只能给黄侃注射安眠止血的药剂,借以减轻他最后的苦痛。后来,是大师的弥留之际,他人已经讲不出话了,他的手却牢牢地指着书架上的一本书籍。弟子们急忙把书放到了季刚大师的眼前,他点着大家翻到的那一页,头颅往旁边轻轻地一侧,即已经仙逝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来源:中国网

 

国学大师黄侃的“吃”

 赵映林

 (一)
  黄侃(1886——1935),号季刚,是生于成都的湖北蕲春人,他有两个名头很响的称谓:“辛亥革命先驱”和“国学大师”。这两个称号都是名副其实、中外公认的。说他是“辛亥革命先驱”,因他1910年回到湖北老家蕲春组织“孝义会”,鼓动革命,响应者上万人。武昌首义失败,黄侃又在老家组织“崇汉会”义兵3000人,拟从背后袭击冯国璋部,解武汉之围,俨然一位年轻的革命家。辛亥革命后他担任首届国会参议员。说他是国学大师,无论是按经、史、子、集,儒、玄、文、史,或义理、考据、词章来分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而在文字、音韵、训诂方面的成就,更是空前的。由于英年早逝,他的师友学生写了很多怀念他的文章,除了敬佩他的学问外,还写到他不少逸闻趣事,其中之一就是他讲究饮食,有时不免给人“好吃”、好酒的印象。他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方面远胜文人之祖孔老夫子。据悉,中国的各类菜肴没有他没吃过的:川菜、粤菜、闽菜、鲁菜、维扬菜、苏州船菜、回回菜、湘菜、日本料理、法国菜、俄国菜、德国菜。而酒更是从南到北,没有不喝的:茅台酒、杏花村、汾酒、泸州老窖、五粮液、女儿红、白兰地。他任教的大学多,又有假期,而且是述而不作。他有一说,不到五十不著书。于是,天南地北,各大中城市的著名酒楼,都留下这位国学大师的身影。倘若他不是国学大师,一味讲他的“好吃”、好酒,就容易让人认为他是“饕餮之徒”。在现实生活中,凡是美酒佳肴,他确实是来者不拒,即使不请他,他知道了,总要设法吃到嘴。这是这位国学大师的另一面。由于贪杯,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不足50周岁终因饮酒过度导致胃大出血而去世,给后人留下不尽的惋惜。
  一是蹭食吃。1905年,黄侃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还加入了孙中山的中国同盟会。黄侃性格执拗古怪,为人也疯狂,在日常中得罪过不少人,但他确有学问,这些人对他既佩服,也有些畏惧,这样一来,大家不到万不得已,不与他多交往,尽量避开他。有一次,他不知从何处听到了同盟会员汤芗铭(辛亥革命后曾任湖南都督)在住处相聚,宴请大家,席间有不少美味佳肴,但不是同盟会开会商议事情,所以,就没请他。他得知后,心里明白,是其中一些人挨过自己的骂,所以才没邀请自己。可他又非常想吃这餐美味,打听到具体地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到了要上席开吃时,突然闯了进去。拉开拉门时,在座的这些人一看是黄侃,猛然吓了一跳,此时只得纷纷起身,热情地邀他入座。黄侃心知肚明,二话不说,脱下鞋子盘膝坐下,只管拣好的吃。酒足饭饱后,黄侃的性格又上来了,他一边穿鞋,一边回过头来冲着那些人喊道:“好你们一群王八蛋!”说着,也就赶紧跑了。弄得一桌子的人只好苦笑。
  二是求食吃。还有一次,也是在日本。某人宴请同盟会员,宴席上有熊掌、蛇羹等八珍美味。那时,黄侃还未吃过这等高档珍品,听说之后,很是想吃,可这位东道主挨过黄侃的骂,人家不请他也在常理之中,可这些美味佳肴的诱惑力实在太强了。于是黄侃找到自己的好友刘成禺,请刘从中斡旋。黄侃对刘成禺说,只要他请我,我保证席间一言不发。刘成禺拗不过面子,只好答应前往一试,刘对黄侃说:“如不成,莫要怪我!”黄侃这时一门心事都放在那难得一尝的美味珍肴上,连连回道:“不会的,不会的!”刘成禺找到主人一说,人家还真给面子,满口答应,只是要黄侃不食言,在席间不得一言。果然,那天在宴席上,黄侃只是埋头大块朵颐、喝酒,直到终席,一言未发,似乎是讷讷不能言。与往日的黄侃判若两人。大家不免奇怪,一打听,原来如此,惹得众人一笑。自此以后,大家也就懂得该如何对付黄侃了。不过此招也不完全灵。因为,如果黄侃酒喝多了,酒前的那些承诺就没用了。黄侃只要喝醉酒了,必定骂人,而且是狂骂。他学问好,拐着弯骂人,人无法还嘴。所以,一般情况下,谁也不敢招惹他。
  三是要挟吃。黄侃回国后,在北大等多所大学做教授,心直口快,容不得那龌龊之事,所以,表现出来便是脾气大,有时还让人以为他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据陆宗达和冯友兰回忆说,黄侃如果有一段时日,没地方赴宴了,在课堂上讲课时,讲到关键处,他就卖关子,对学生们戏言道:“这里有个秘密,光凭北大给我的几百块薪水是不够的,你们要得我的看家本领,得请我到外面吃馆子。”于是,学生们就凑钱请这位国学大师。久之,学生们知道老师好这么一口,只要有菜一切好说,无酒寸步难行。所以,每隔这么一段时间,总有学生领头抬石头凑钱“买单”,请他嘬一顿。
   最有意思的一次,是他在“同和居”请客,恰巧他的一位学生也在这家餐馆请客,且就在黄侃这一桌的隔壁。学生听说自己的老师也在请客,赶紧过来向老师问好。不料,黄侃却不紧不慢的批评起学生来了,学生站在那里左右为难,因为客人陆陆续续快到齐了,黄侃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顾一味地批评,情急之下,这个学生灵机一动,就把伙计叫来交代说:“今天黄先生请客,无论多少都算在我的账上。”黄侃听了,正中下怀,却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对这位学生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学生这才得以脱身。
  四是伴师找吃。1914年夏末,章太炎被袁世凯变相囚禁在北京钱粮胡同的住宅,眷属都不在身边,倍感寂寞。恰好此时,黄侃被请到北大任教,讲授文学史和词章学。一听恩师被软禁,于是请求住在章宅陪陪老师,只要不上课,就听章太炎给他讲学,遇有文学史上的疑难处,也正好讨教。然而,好景不长,黄侃很快就被警察局扫地出门,亦不准再入章宅。章太炎则被蒙在鼓里,还以为学生讲课太忙不来了。后来才知道,是由于黄侃的好吃引起的。章太炎向来不重口腹之欲,生活一惯随便,所穿衣服也是常年不洗,邋遢得很。那时章宅所用仆役厨师10多人,而这些仆役有的是军政执法处长陆建章所荐,有的是警察总监吴炳湘通过章的熟人安排进来的,其实,这些仆役都是密探,负责监视章太炎的。那个厨子就是一名警察,厨艺怎么可能好呢?章太炎只要能吃饱就行,可黄侃受不了啦,就让章太炎将这名厨子赶走,他自己介绍了一个四川厨师来。好吃好喝了没几天,就发生了黄侃被扫地出门。原来这警察出身的厨子除了监视章以外,在采买食物用品时从中贪污,恨黄侃断了他的财路。而这厨子本就是吴炳湘安排的眼线,两下一凑,黄侃当然没好果子吃了。章太炎知道是为此事将黄侃驱逐的,还一度绝食抗议。
   五是有吃丢原则(“丢原则”即是不讲原则)。黄侃给学生讲《说文解字》,艰涩难懂,每逢期末考试,总有些学生不及格。学生们知道黄侃的一大爱好,是好吃好喝,且来者不拒。于是,每到学期将结束之时,这批学生就大家凑钱,请黄侃吃上一两次,好酒好菜招待。这一招特灵,从这以后,这门课就“消灭”了不及格。校长蔡元培知道后,将黄侃请到校长室,责问他,为何违反校规。黄侃却理直气壮地回答:“非也非也,这些学生还懂点尊师重道,所以在下也就不想为难他们了。”
 
(二)
  写到这里,大家切莫以为黄侃此人真是高阳酒徒了。黄侃虽然有这么个毛病,但他的学问确是中国第一流的。可惜他坚守“五十以前不著书”,一肚子的学问很多没有流传下来,这才是大损失。
   黄侃喝酒吃饭,往往能一餐饭吃上四、五个小时,他的得意门生陆宗达因能喝酒抽烟,深得黄侃喜欢,两人常在一起喝酒,黄侃一边喝,一边天马行空的神侃,陆从中得到许多课堂上听不到学不到的东西,加上自己的努力,也成为一代大师。著名古典文学家、南大教授程千帆回忆说:“老师晚年讲课,常常没有一定的教学方案,兴之所至,随意发挥,初学的人往往苦于摸不着头脑,但我当时已是四年级的学生,倒觉得所讲胜义纷陈,深受教益”。黄侃讲课还会联系社会现实,“借古讽今,批评时政,针贬时弊。”中国有句古话,叫“名师出高徒”,这是一点不假的。黄侃所教弟子自民国以来很多都是中国学界的翘楚,如陆宗达、程千帆、徐复、杨伯峻、金毓黻……
 黄侃一生治学,潜心古籍,不把问题弄清绝不罢休,一旦进入书中,往往又会废寝忘食。一次,友人来访,进门后只见黄侃左手抓着一个馒头,右手捧书,入神之时,口中念念有词,馒头也忘记吃了,不便打扰,就静坐恭候。忽然,只听“通”的一声后就是一句“妙极了!”友人大吃一惊:原来黄侃读到开心处,抓着馒头的左手在桌子上猛的一捶,伴随着声响就是黄侃一声大喝“妙极了!”而此时只见黄侃已是半个大花脸。原来,他的书桌上杂乱地摆放着墨盒、朱砂、辣酱等。他一边看书,一边拿着馒头蘸着辣酱吃,不料却将馒头伸到朱砂和墨盒里。读书读到如此入痴入迷程度,不能不令人感佩。
  所以,不要以为黄侃一餐中饭有时从日头正午吃到太阳偏西,一顿晚饭能从月出东山吃到子夜乌啼,一定耽误治学教书,其实,他从未耽误过潜心学问和上课。酒喝到半夜,结束后,他不是去睡觉,而是坐到书房读书批阅,不到凌晨四、五点钟是不会入睡的,然而到了八时左右定会起床,一天睡不了三四个小时,这恐怕也是他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他曾对他的子侄们说,你们见到过辛勤治学如我这样的人吗?外面都说我天资高,徒恃天资是无益的。其弟子程千帆回忆说:“老师不是迂夫子,而是思想活泼、富于生活情趣的人。他喜欢游山玩水,喝酒打牌,吟诗作字,但是有一条,无论怎样玩,他对自己规定每天应做的功课是要做完的,日记是要记的,白天耽搁了,晚上一定补起来。”可见黄侃的放浪形骸外表的下面掩藏着治学做事的认真。离开了后天的努力,任何天才都会被毁灭。
  黄侃反对新文化运动,尤其不满胡适的白话文,经常借故讽刺、戏谑、调侃、甚至谩骂胡适,比如,有一次他对胡适说:“你口口声声说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于真心。”胡适不解其意,问这从何说起。黄侃说:“如果你身体力行的话,名字不应叫胡适,应称‘往哪里去’才对。”弄得胡适啼笑皆非。后来陈寅恪为清华出国文卷子,其中一考题为对对子,曰“孙行者”,要学生对,有的学生对“祖冲之”,也有对“胡适之”的。以后这成了清华的一个典故。
   还有一回胡适去赴宴,刚好黄侃也在场,宴席中间,胡适偶尔和人谈起墨学。黄侃又找胡适“斗事”了,突然在旁边骂道:“现在讲墨子的,都是些混账王八蛋!”胡适知道黄侃的疯劲又上来了,便装作没有听见。黄侃见胡适不理会他,于是心生一计,又胡骂道:“便是胡适之的尊翁,也是混账王八蛋。”胡适这下忍无可忍了,指责黄侃不该辱骂我上人。黄侃却调皮地说:“你不必生气,我是试试你。墨子是讲兼爱的,所以,墨子说他是无父的。你心中还有你父亲,那你就不配论墨子。”惹得全座哄堂大笑,胡适被弄得又好气又好笑。胡适不亏是胡适,修养就是好,也不与黄侃计较。
  胡适天分很高,记忆力特好,一生著作等身,自新文化运动后,是公认的学界领袖。可他也有一个令人遗憾之处,那就是许多具有开创性的代表性著作都没有写完。比如影响很大的《中国哲学史大纲》、《白话文学史》等,都只有上半部,下半部都因社会活动太多,而未能完成。黄侃和一些反对新文化运动、反对白话文的旧派人物往往以此诟笑他。守旧派人物称胡适为“上卷博士”。黄侃则拿此事在课堂上“开涮”胡适。他上课时对学生说:“昔谢灵运为秘书监,今胡适可谓著作监。”学生不明白,便问此是何意。黄侃说:“监者,太监也;太监者,下边没有了也。”一时也传为笑资。胡适也有风闻,可“容忍比自由更重要”,胡适又一次实践着。
  又有一次,黄侃在上课时讲到白话文言问题,又调侃胡适了。他对学生说,其实白话文与文言文孰优孰劣,用不着多费笔墨官司,只举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比如说胡适的妻子去世了,家里要发电报通知胡适,如用文言文,只需“妻丧速归”四字即可;若用白话文,就要写“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啊”11个字,电报费要比文言文贵两倍还多呢?引得学生哄堂大笑。
  章太炎有时也觉得黄侃太过了,对其颇多微词,称黄侃为“文人无行的典范”。此话传到黄侃耳朵里,他才收敛一些。可久之,又故态复萌了,照旧嘻笑怒骂。
但胡适对黄侃的认识、评价始终是很中肯客观的,他对人说:“章太炎、黄季刚,天分高,肯用功!林公铎(即林损,也是一个反对白话文的干将)天分高,不用功,好喝酒。”所以,林损的学问虽好,无论如何也无法望黄侃之项背。
  黄侃虽狂,但碰到某一方面强于他的人,他一定虚心求教,甚至不惜屈尊拜师。1907年,黄侃在日本结识另一国学大师刘师培,成为好友。后两人先后回国,黄侃去了北大任教授,一天黄侃到刘宅,见刘正与北大一学生谈话,刘对学生提出来的问题一味敷衍搪塞,随意对付。黄侃甚为不解,待学生走后,黄侃问刘为何不认真解答学生提问。刘回答道:“此子不可教也。”说完大发感慨,说自己对不起列宗列祖。他家“四世传经。不意及身而斩。”语言多伤感。黄侃问:“那您要收什么样的学生呢?” 刘师培便开玩笑似的拍着黄侃的肩膀说:“像你这样足矣!”黄侃听了,并不以为刘是戏言,第二天便对刘师培行磕头拜师大礼。此事成为当时北大一大新闻。因为黄侃仅比刘师培小一岁零三个月,又皆为北大教授,而刘师培入北大为教授,还是黄侃力促而成的。有一段时间,刘师培失业在家,黄侃便向蔡元培推荐刘到北大任教,蔡元培以刘师培曾经依附过袁世凯,是筹安会“六君子”之一,不肯聘任,黄侃则坚持说:“学校聘其讲学,非聘其论政。何嫌何疑?”蔡元培最终接受了黄侃的意见,刘师培才得以进入北大。
  不仅如此,在学术界,黄刘二人齐名,不相上下。黄侃拜刘师培为师,连章太炎也不以为然,说“季刚小学文辞,殆过申叔(刘师培字),何遽改革从北面?”黄侃回答:“予于经术,得之刘先生者为多。”黄侃的好学精神的确令人敬佩。
  有学者评价黄侃的成就时说:“中国历史,由奴隶制过渡到封建制,总结它的时代思潮的是孟子和荀子。由封建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总结它的时代思潮的只有章太炎和黄季刚。”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
  黄侃的天分高,又极其刻苦,这是他成才的重要因素之一。本人搜集过一些资料,发现一个现象,凡是天分高的大学者,其父母都是“老夫少妻”,年龄相差越大,母亲年龄越轻,20岁左右,生下来的孩子天资都很好。
  黄侃的母亲生他之时21岁,父亲67岁,大了他母亲整整46岁。胡适出生时,母亲18岁,父亲50岁,大了他母亲32岁。著名物理学家、我国科学界“三钱”之一的钱三强之父,与陈独秀、胡适、刘半农并称新文化运动的“四台柱”的北大教授钱玄同,其父母也是“老夫少妻”的绝配,长兄钱恂大钱玄同整整30岁,而钱玄同自小就有“神童”之称。孔子,其父大他母亲54岁。
  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父母相差18岁,科学家居里夫人的父母相差11岁,文学家果戈里父母相差14岁,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父母相差11岁,音乐家贝多芬的父母相差11岁……
天才之所以为天才,除“老夫少妻”这个先天条件造就的天生聪颖外,不能缺少的是后天的环境与系统教育,以及自己的努力。
老夫少妻为何易出神童,遗传学的解释是:后代的智力遗传大多数来自父亲,高龄的父亲智力相对更为成熟,而年轻的母亲则能给胎儿在子宫内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有利于胎儿的发育。这样就容易出天才。
  笔者还作过观察,父母年龄在偏大时,尤其是高龄母亲,生下的孩子小时则往往多病。
  据说西方有研究人员做过相关研究,惜本人没有见到过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1935年10月8日,离黄侃50周岁还差6个月,这位满腹经纶的国学大师终因长期饮酒过度,胃大出血,去世了。去世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4月3日,黄侃50岁生日,头天,章太炎送他一幅寿联:“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上联典出自于“孔子读易,韦编三绝”,意思是说黄侃勤奋好学,刚50岁就读了许多书;下联典出自于“东汉蔡邕题曹娥碑:黄绢幼妇,外孙齑臼”,意思是希望黄侃写出绝妙的著作来。不料黄侃见到老师送的寿联中,有“绝”、“命”二字,心中不快,以为不祥之兆。黄侃去世时,章太炎因联语成谶语,也是追悔不已,自责考虑不周。
  (主要参考文献略。原载《文史博览》2010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