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www.zqskl.cn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肇庆论丛

何为启蒙——中国现代文学启蒙内涵及其演变新论 (上)

时间:2016-08-15 10:41:45 来源:肇庆市社科联

  内容提要


  鉴于学界对于中国现代文学 “启蒙 ”思潮概念内涵的解释无法令人满意,存在着一种浮躁、泛滥、随意的倾向,故此,本文从词源学角度,从中西文化比较角度,对 “启蒙”进行重新审视得出如下结论:西方的“启蒙 ”具有信仰运动与思想运动的双重涵义,强调理性与自我启蒙;而中国现代文学的 “启蒙 ”则更多是智者对愚者的教化,饱含中国传统的教化意识。究其原因,是信仰维度、理性维度、语言维度和时间维度的差异所造成。这种 “启蒙 ”内涵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影响深远,体现为教化身份、教化心态、教化方式等方面,折射了中国现代文学与传统的深层联系。


  历史已经证明,西方意识在翻译或传播的过程中,会受到中国文化的独特阐释。例如鲁迅早在《热风 •随感录四十三》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外国事物,一到中国,便如落在黑色染缸里似的,无不失了颜色。美术也是其一:学了体格还未匀称的裸体画,便画猥亵画;学了明暗还未分明的静物画,只能画招牌。皮毛改新,心思仍旧,结果便是如此。至于讽刺画之变为人身攻击的器具,更是无足深怪了。”后在《花边文学 •偶感》中痛心疾首:“每一新制度,新学术,新名词,传人中国,便如落入黑色染缸,立刻乌黑一团,化为济私助焰之具,科学,亦不过其一而已。”语虽偏颇,但不无道理:首先,西方文化 (意识 )进人中国,肯定会受到中国文化环境 (染缸 )的熏染或影响,这是接受的必然程序,即碰撞摩擦;其次,“皮毛改新,心思仍旧 ”,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意识的中国人在运用西方的新文化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将其归化,所谓中学为本,西学为用,此乃几千年的经世致用、实用理性思想所决定的,难以摆脱;再次,“皮毛改新,心思仍旧 ”,即中学为里 (心思 ),西学为表 (皮毛 ),以西方遮蔽中国传统,导致传统观念的被西方遮蔽的现代化,从而使西方获得了合理化的生存表象;第四,将西方意识 “化为济私助焰之具 ”,成为 “进升之阶 ”或 “谋私之具 ”,这是功利化的心态,却也是典型的中国文化心态。


  就 “启蒙 ”而言,众所周知,中国现代文学启蒙思潮是炙手可热的研究领域,但是学界对于 “启蒙 ”概念内涵的解释却无法令人满意,存在着一种浮躁、泛滥、随意的倾向。在中国期刊网上输入 “启蒙 ”,按照篇名查询,资料显示从 19ll一 2012年的诸多文章中,以西方意义上的 “启蒙 ”为基础的概念将近一百个,可谓泛滥。而西方的《启蒙运动百科全书》和《启蒙运动与现代性》等等书籍,所收入的包含 “启蒙 ”字眼的概念不多,只有启蒙运动、启蒙世纪、启蒙哲学、启蒙学说等少数术语,比较严谨。一直以来,学界有几个问题都未能理清,如西语的Enlightenment被翻泽为汉语 “启蒙 ”,它们的概念内涵是否相同 ?“启蒙 ”一词被中国现代作家运用的轨迹如何 ?中国现代作家在运用“启蒙 ”的过程中,该概念和西方的原意有何区别 ?是否反映了中国现代作家与传统文化的联系 ?鉴于此,很有必要从词源学角度,从中西文化比较角度,对此进行重新审视。以求正本清源,使得中国现代文学的启蒙思潮研究能够真正深入进去。


  中西 “启蒙 ”词源、内涵及蕴含的文化差异


  何谓 “启蒙 ”?“启蒙 ”按《辞源》的解释是开导蒙昧,使之明白贯通。如汉应劭《风俗通 •皇霸 •六国》:“每辄挫衂,亦足以祛蔽启蒙矣。”后来内容浅近示人门径的书,多取启蒙为名。如《隋书 •经籍志 •小学》有晋顾恺之《启蒙记》三卷,宋朱熹有《易学启蒙》四卷。此外,教导初学亦称启蒙。而按《辞海》的解释则为开发蒙昧;教育童蒙,使初学的人得到基本、入门的知识,如现在出版的一大堆名为 “儿童启蒙 ”的书 (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幼学琼林》《增广贤文》《弟子规》《笠翁对韵》等等 )就取此义;该词也指通过宣传教育,使后进的人们接受新事物而得到进步。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启蒙 ”则具有两种基本词义,一是使初学的人得到基本的、入门的知识;二是普及新知识,使人们摆脱蒙昧和迷信,如 “启蒙运动 ”。而《说文解字》则将 “启蒙 ”在文字学上的原初意义解释为 “启,教也,从支,启声。论语曰,不愤不启 ”。而“蒙 ”则指 “蒙昧 ”。“启 ”“蒙 ”二字联系起来则意味着对蒙昧者进行教化。以上词义,除了《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的最后一条释义与特指的西方 “启蒙 ”有关外,其余皆是泛指的 “启蒙 ”,而这正是汉语 “启蒙 ”的本色。按上述词典,“启蒙 ”一词的总词义是 “教导蒙昧 ”“开导蒙昧 ”,它具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强烈的教育他人的意味,所谓 “教育童蒙 ”,“教导初学 ”;而另一个则带有工具、功用性质,所谓“示人门径 ”。而这正体现了汉语文化思维的特征。另外从中国古代的童蒙教育也可略窥 “启蒙 ”一词的堂奥。按传统说法,“蒙学 ”即属 “小学 ”,系指 8岁至 15岁少儿的启蒙教育,故古人有云 “古者八岁入小学,十五岁入大学 ”。但是“二十岁以上的成人在农闲时节,到私塾或村学中接受启蒙教育的极其普遍 ” 1。换言之,启蒙教育的对象既包括年龄上的 “童 ” (儿童 ),也包括知识上的 “童 ”(未掌握文化知识的成人 )。总之,除了已经受过相当教育的知识阶层,其他人皆属于 “被启蒙 ”之列,由前者来 “启蒙 ”后者,此之为启蒙主体 (谁在启蒙 )和启蒙对象 (启谁之蒙 )问题,此其一。而从内容来说,启蒙教育一方面倾向于知识性,包括识字、历史知识、生活习惯等,“小学,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 ”,即 “教之以事 ”;另一面注重伦理性,包括人生与道德训诫,如 “孝弟忠信之事 ”,古代启蒙教育往往偏重于后者,“蒙学的核心内容和主要目的是向人们灌输儒家的价值观念,传播道德伦理 ”,只有在 “大学 ”(十五岁人大学 )阶段才 “教之以理 ”,“小学是事,如事君、事父兄等事,大学是发明此事之理 ” 2。换言之是重道德而轻科学,重精神而轻物质,重集体而轻个人,此为启蒙内容或功用 (启什么蒙 )问题,此其二。


  日本福泽谕吉用古代汉语 “启蒙 ”来对译英语: Enlightenment,以此介绍西洋文明 3,一说 1895年日本大西祝在《西洋哲学史》中以 “启蒙时代 ”来翻译德文 Aufklaelrungsperiode是目前看到的最早的定译 4。但其实此词的中西文涵义相距甚远。“启蒙 ”的法语是 Lumières,原义是 “光明 ”,这是一个由17世纪法国知识分子从古代借用来的象征,每个人都有权拥有光明;德语中与 Lumières对应的单词是 Aufklarung;而英文的 “启蒙 ”词汇是 Enlightenment,它是法语 Lumières的英文翻译,简言之几个西文词语都关乎 “光明 ” 5。就英文 Enlightenment而言,它的词根是 light,名词为 “光 ”,动词为 “点燃 ”和“照亮 ”,无论词性如何,都与光明有关。它的词源不是一般的 “光 ”,也不是智慧之光,而应溯源至《圣经》法典。 6应看作是 “上帝之光 ”或 “信仰之光 ”。《旧约》首篇《创世记》开章明义:“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这是头一日。”全书以极具启示的开头吸引了历代人们的眼光,尤其是信仰基督教的西方社会的眼光,从此亦可推断法语与英语 “启蒙 ”的词源与上帝之光的隐秘联系;正因此当时的启蒙思想家如伏尔泰等才攻击教会而不否定宗教。而《新约 •约翰福音》第 8章有云: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第 1章有云:“生命在他 (上帝、神 )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这人来,为要作见证,就是为光作见证,叫众人因他可以信。他不是那光,乃是要为光作见证。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因此 1985年 …版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对 “启蒙运动 ”的解释是 “17和 18世纪在欧洲知识界获得广泛拥护的一种思想运动和信仰运动,它所研究的是上帝、理性、自然、人类等各种互相关联的概念 ”。1999年,翻译更为完整更为权威的《不列颠百科全书》 (围际巾文版 )则将 “启蒙运动 ”解释为 “17、 18世纪欧洲的一次思想运动,把有关上帝、理性、自然和人等诸种概念综合为一种世界观,得到广泛的赞同,由此引起肇庆论丛艺术、哲学及政治等方面的各种革命性的发展变化 ”。简言之,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启蒙 ”一词都与信仰 (上帝之光 )密切相关。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中,能把英文 “启蒙 ”(Enlightenment)追根溯源到 “上帝之光 ”或者“光 ”,并且据此做翻译基础的,除了留学美国和德国的陈铨似乎并无第二人 (德国更信奉《旧约》 )。他于 1936年由商务印书馆初版的《中德文学研究》一书中提到 “孔子哲学在十八世纪 ‘光明时期 ’受欧洲人崇拜 ”,“光明时期德国最有名的哲学家莱布尼慈 ”,“光明运动时期的人 ” 7。另外,他在 1943年写作的《五四运动与狂飙运动》一文则更为明确地指出 “十七世纪以来,欧洲有一种思想潮流,叫做 ‘光明运动 ’。”8综上所述,陈铨从词源学意义上把 “启蒙运动 ”翻译为 “光明运动 ”,把 “启蒙 ”翻译为 “光明 ”,无疑是一种甚为正确甚为高明的做法。(待续)


  注释

  l、 2徐梓、王雪梅:《蒙学须知》,第 2页,第 3—6页,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1年版。

  3、冯天瑜:《新语探源》,第 329页,中华书局2004年版。根据谕吉精通英文。其所办家塾是当时江户唯一的英文学塾推断 “启蒙 ”为其对英文的翻译。

  4、资中筠:《启蒙与中国社会转型》,第 135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年版。

  5、 12、 14、 15、 37、 [美 ]赖尔、威尔逊著、刘北城、王皖强编译:《启蒙运动百科全书》,第 11、126—128、 44一 126、 43—44、 5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4年版。

  6、 9、 52、宋剑华、张冀:《启蒙主义与中国现代文学》,《贵州社会科学》2007年第 l期。

  7、陈铨:《中德文学研究》,第 5—7页,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7年版。

  8、温儒敏、丁晓萍:《时代之波 ——战国策派文化论著辑要》,第 346页,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5年版。